中國的迴響

分類:藝術家




中國的迴響

 

作者:戴浩石  

 

  朱德群一生致力於繪畫,從揚子江岸至塞納河畔的獨特旅曆,工作坊時光七十餘年,渡過了動亂的一世紀。這十餘年來,其藝術達巔峰,他源源不竭豐沛的創造力主要透過他所鍾愛的兩項中國發明的材料來表達:紙和瓷器。並不是他未曾冒險過此途徑—他一直固定使用墨和紙,至於陶瓷,他至少曾試驗過兩次—但是,他以前從未在這兩項技藝上花如此多的時間。

  水墨的煉丹術

  水墨的變化魔術無疑迷惑了他,這確實是一種獨樹一幟的表現方式。如果文字能固定住思想,素描則以眼力所觀,重現形象,也需要心智的建構,但是只有水墨可以捕捉幻象。水墨屬於內斂,傾聽內心獨白的單純語言,紙、墨和筆一切皆觸手可得。

  在這充滿偶然性的水墨藝術中,因為無法回頭修補,朱德群表達了他本性最直接的一面。作為工作室之人,而非戶外寫生的畫家,他的時間分配于畫家的畫架和文人的書桌之間。他保留色彩給白晝世界,黃昏暮色則只使用中國水墨。豔陽的光輝中,他是宇宙華麗之頌揚者,然而日落之際,感性和審思超越一切。

 

  在每一創造中,同一過程開始啟動。一切起於對紙張白色之控的感受,接下來是一種走鋼絲雜技演員冒險走第一步的暈眩感,屏息之氣急速地激發起想像力。很快地,按耐不住的手將曾經隱約一瞥的形象重新描繪出來。這似乎回應了處於珍貴的偶發和一成不變的規範之間的命令。最後,無法預測的奇跡終於實現了,並非匆忙倉促之下,而是平靜悠然地出現。在線條與斑點相結合中,作品由混沌中冒出。朱德群在將其幻象具體化之際,不只展現出刹那間的真實,同時向時間之外嘗試跨出一步。對他而言,這並不是傳達一平凡的訊息。他有若一音樂家的即興,不宣洩無遺或賣弄高超技巧,而是帶著已登巔峰的大師之含蓄和深沉。

 

  如何在這森林中找到其途徑,在這兒筆墨交叉,在這兒符號與形象透過水、墨、色相互滲透,在這兒流斑和濺痕又加在表層混亂之上!這些多聯屏是熔爐而非混沌,取自中國繪畫三種傳統形式:直式(掛幅),橫式(手卷)和扇頁。這隱喻般的形式轉置也適於內容,首先為浸滿墨的緊密團塊(圖錄第82號和第84號),隨之為不受任何透視所限制的光亮旅程(圖錄第75號和第83號),最後則是刹那間同時散出的有機湧現(圖錄第72號和第74號)。就若大的懸崖峭壁,垂直的構圖高聳孤獨地矗立著,深沉和遙遠,充滿強烈的生命。自宋以來,這些形狀一再出現,可由它們所散發出的精神辨認出。一筆帶活力的線條緊迫地由虛無中冒出,將數個單元連接起來,或將空間劃出一道道斑紋,這是他藝術的又一特徵。這繪畫文字強調無止境的曲線,主要來自朱德群書法家之功力,他不斷持續地練習。柔軟而帶韻律的形狀盤曲於生命的神秘之中,第三種特徵是各種蛻變,這些要歸功於他對空白之處的熟練掌握,同時結合了對墨色和數目有限的色調之巧妙運用。

 

  陶瓷的煉丹術

 

  朱德群以前在陶瓷世界中簡單的嘗試,從表面上無後續,無法令人預料到他日會在法國國立陶瓷製造廠長期燒制,製作一組57件作品。從2007年起,他固定地前往這座聞名遐邇的機構,陶瓷廠位於巴黎城門旁的賽芙爾,於西元1760年路易十四朝(在位期1715-1774)建立,從此以後由法國國家贊助至今。

  在正式運作前,有一段試驗時期。因為朱德群本人並非陶瓷家,在幾回陶瓷啟蒙基礎的工作中,主要是由賽芙爾陶瓷廠所製作的形狀、材質、顏色系列中,選擇出他想嘗試的樣料。經過三個月的嘗試階段之後,瓷胎的材料結構將被確認。朱德群將使用一種白色的材質:明亮、細膩的靈敏度、難以察覺的觸感、體形渾圓、肩部微緩。橢圓的體積在類似直徑的口與圓底之間展開,豐盈而均衡。這純樸的邏輯建立於飽滿的圓腹,肩至足部以優雅的線條往下縮,完全符合大氣與真誠的朱德群本人只美學準則。為攀登這純淨的世界,他需要沉默與專注。對他而言,是將內心語言轉述於一種不能猶豫和多次塗抹修改的苛求材料上,若他要完成這項自由即興的工作,他的筆勢必須迅速,畫法以變化多端、溶化、消逝的斑塊與銳速、衍生、整合的線條為中心。為使其語言更有力,他隨著不同的嘗試,逐漸將色彩單純化,以便加強表現力。藍色將成為他的代表色彩。就如以前的中國文人畫家認為墨分五色,朱德群以這理念來處理“賽芙爾之藍”。他的工作主要在經營調配這藍色顏料和其變化寬廣之色調,再加上巧妙地結合光滑和油潤、糙暗和明亮效果所產生出不可質疑的觸感。這些無窮的變化來自藝術家永不滿足的好奇心,他使用它的筆刷,時而用來繪畫,也時而用來稀釋、混合、搗碎、攪拌、刻劃、塗抹、擦拭……

  於2007年6月初,結束了試驗的日期,為顯示他即將創作的整組57件作品之標記,朱德群決定以金色光輝襯托出深沉的藍色和純潔的白色。採用賽芙爾陶瓷廠特有屬性的三色預示了此套作品的方向,從此稱為《雪白•燦金•蔚藍》系列,其法文名稱De neige, d’or et d’azur將戳印於每件瓶的底部。

  創作每件作品時,朱德群首先用一把扁平的寬刷建立紋飾的結構,這刷子沾滿了鈷藍料,以份量不等的松節油稀釋。靈感一旦湧出,他馬上趕緊拿起工具,就如寫書法姿勢,他手懸空,無支撐點,手指緊持住刷子。刹那間,他迅速地開拓、建立、並組織空間,安置結構,擷取形狀。只藉著幾道筆刷,他就成功地展現出體積和生命的印象。接著,他進入第二階段。採用各式各樣工具:金屬尖頭棒、尖端銳利的小木簽、鵝毛、海綿、布片,甚至畫家本人的手指。借著它們自由地探索平面空間、攪渾流紋、融合斑點。現在朱德群在整體的大結構中敷上明亮的顏料,經常是大膽的嘗試,但是無生氣,他將進入最後一階段。他將所有這些成份像神經分佈那樣支配處理,使彼此形成網路,同時呼吸,將作品整體統籌起來。為達到此目的,他使用一種線條性的蜿蜒曲折的網脈,在某些作品上,再上以金色。

  就如同他的水墨畫和油畫,他維持抽象的表現方式。每件陶瓷作品本身成為一個小宇宙,充滿輻射狀的意義,引發無限的迴響。他成功地將裝飾物品昇華為沉思的對象。

 

(新聞來源:《朱德群回顧展》)

主持人:朱德群

粉絲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