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管現代化 陳明章為電影《花漾》配樂

分類:藝術創作




中華藝術網 日期:2012/12/18   編輯部 報導

〔我愛你〕I LOVE YOU 陳明章&黃妃

 

陳明章--幸福進行曲

南管現代化 陳明章為電影《花漾》配樂

【聯合新聞網╱採訪、攝影/特約作家賈亦珍】

2012.12.18 12:23 pm 陳明章。

陳明章的右手在琴弦上打轉,一轉再轉,不斷地轉,音符也一波波地衝擊過來,彷似陷身於金庸小說「降龍十八掌」的漩渦中,12月28日他第七號電影配樂專輯《花漾》就要搭配電影一起問市,「這些曲子呈現的是南管現代化的成果。」陳明章說:「我花了8個月完成。」

會接這個工作,機緣很偶然,「我在一個反核場合碰到《花漾》的導演周美玲,她問我,有沒有人能以南管的曲調寫出有現代感的音樂,可歌可舞的?」陳明章說:「那只有我了。」 你可能覺得陳明章臭屁,你錯了!會彈南管的雖然大有人在,但能花30年破解陳達的月琴功夫、花40年完全抓出南管調的,只有他一個。

也因此,他可以隨心所欲地以南管調進行新的創作,並以陳達的月琴功夫來呈現,使南管音樂進入了新的世代。

這次在《花漾》的配樂,陳明章把南管聲韻轉成新的南管調弦吉他(以吉他的本體,用南管的琴弦),並結合歌仔戲、北管等樂種,使用台灣特有的殼仔弦、雙音仔、大大廣弦、月琴、琵琶、揚琴、笛子及東方鼓,呈現出很具現代感的南管配樂。

「月琴是一種可以隨心所欲彈奏的樂器。」陳明章說:「西洋吉他的撥片限制了音樂的發揮。」陳明章彈月琴時,就跟陳達一樣,可以用拇指快速來回撥弦,更可以轉圈子撥弦,但用撥片就做不到,「全世界沒有像恆春調這麼快的音樂。」陳明章說:「他們用的撥片是用釣魚線以熨斗燙過的,尖尖地,可以快速地震動撥弦。」陳達的音樂是沒有拍子的,「他用心彈琴,而不是用手彈,心情與律動是一致的。」

「西洋吉他聲音硬梆梆地,月琴有『肉聲』。」就是「肉聲」讓月琴的樂音豐富了起來,花了8個月做出來的音樂,讓《花漾》中的港星任達華都在問:「這誰做的?」

陳明章跟月琴、陳達結緣很久了,「退伍後我當兵的朋友陳明瑜給了我一捲陳達的帶子。」陳明章說:「從那天起,每個晚上陪著我的都是陳達的音樂、酒跟我的眼淚。」從那時候起,他知道了,民謠來自土地,來自母語,原本從事國語民謠創作的他決定,改做台語歌曲,1981年他創作了自己生平第一首台語歌「唐山過台灣」。

1981年4月11日陳達車禍過世,這讓陳明章這首「唐山過台灣」有了特別的意義。

從這首歌就可以看出陳明章的企圖心很大,他並不只是要把歌曲變成台語發音而己,他是連音樂都要本土化,要達到這個目的,他必須先把本土音樂搞懂,他做的第一件事是去買了把月琴,開始自己摸索起來。

陳明章的腦袋裡,其實早就有台灣音樂在,「小時候北投的市場,一年到頭都在演戲。」陳明章說:「從小天天看歌仔戲、布袋戲、北管、南管,那些旋律我早就知道了。」陳明章的阿公是布袋戲迷,也常騎著卡打車載他到處趕布袋戲的場。

當他決心要轉向台語歌曲創作時,這些根植細胞裡的台灣傳統音樂因子湧現出來,成為他的創作源泉,他也開始行走各地去尋找深層的台灣音樂元素。

這段期間,陳明章的音樂不斷有突破,1986年他為侯孝賢導的「戀戀風塵」配樂,獲得南特影展最佳配樂獎,1987年台灣解嚴,陳明章跟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合組了「黑名單工作室」,1989年諷刺當年政經社會現象的「抓狂歌」專輯問世,引起轟動,一首首充滿批判意味深濃的歌,對台灣人民造成很大震憾,當然,當時的政府也是,「黑名單工作室」真的進了「黑名單」。

1993年他為電影「戲夢人生」做的配樂,獲得比利時法蘭德斯影展的最佳配樂。1995年他寫了至今仍膾炙人口的「流浪到淡水」。

現在他已發展了一套綜合傳統樂器月琴、三弦、南管及原住民音階的吉他調弦,這種新的吉他調弦理論,是與西方音樂完全不同的和聲理論,非常台灣。

除了新專輯的發行外,明年元月19日在新舞台,陳明章也將舉行一場名為《真情》的慈善音樂會,將演唱包括《花漾》主題曲在內的20首歌曲,有關購票事宜可洽兩廳院售票系統。

【2012/12/18 聯合新聞網】 1

[HD]花漾Ripples of Desire - 主題曲《歌妓祭鬼》搶先試聽版


主持人:陳明章

粉絲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