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寶藏幣(NATS)共融與關注 "數字資產研究院"《2020年代:全球貨幣體系轉型的關鍵十年》

分類:國際




中華藝術網 日期:2019/08/22   編輯部 報導

國家寶藏幣(NATS)共融與關注 數字資產研究院院長朱嘉明教授發表了《2020年代:全球貨幣體系轉型的關鍵十年》

2019年8月20日,由火星財經主辦的“POW’ER 

2019全球開發者大會”在北京舉行。 大會邀請來自全球的70位區塊鏈、5G、AI、雲計算、大數據、物聯網等領域的技術領袖、專家學者、投資及研究機構負責人,分享他們對新技術趨勢和商業機遇的判斷 和展望。

數字資產研究院院長朱嘉明教授發表了《2020年代:全球貨幣體系轉型的關鍵十年》的主題演講。 朱嘉明教授在演講中表示,2020年代正在展現新的希望和機遇。

朱嘉明教授表示,目前我們面臨著科技大爆發和大融合、以數字經濟代表的新型經濟急速擴張和成長、人類倫理水平全面提升、所有改變歷史的節點已經形成、主要未來的走向開始清晰以及雖然 沒有可能具體化,但是影響21世紀中後期,出生於1980、1990和2000後的歷史人物已經走上歷史舞台等。

同時,朱嘉明教授指出,2020年代最重要的選擇是製度+科技創新,其中包括共享經濟、綠色環保經濟、文化社會經濟、社會責任企業。

2020年代的貨幣經濟的目標普惠金融。 

關於貨幣經濟現狀,需要強調的四點是:貨幣金融霸權和壟斷走向終結、貨幣金融科技革命走向成熟、貨幣金融資源分配不均趨於平等化、貨幣金融體系呈現多元化。

“包含結構性、制度性和系統性的大轉型已經開始,我們很可能正處於其中的歷史“拐點”之中,問題是如何選擇下一個方向。” 

以下為演講全文:

我今天希望把歷史的場景拉大一點,更宏觀地談談我們怎麼樣在一個大的歷史節點下看待由區塊鏈支持的數字經濟和數字貨幣的發展。

在2000年的時候,大家預見後來的20年有多少是錯的多少是對的? 我當時在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任經濟學家,我們討論千禧年計劃。 後來發現,我們的預測在相當多程度上和未來的發展有著巨大的差別。 比如,我們當時沒有人想到2001年會發生911,也沒有人預見到2008年會發生世界性的金融危機,也沒有人能夠預見到WTO在十幾年或者不到二十年的時間就要面臨 非常深刻的變革和改變,也沒有人能夠預見到美國總統會是特朗普,他會退出巴黎環境保護協議。 但是,在所有沒有預見中,就是沒有辦法預見區塊鏈的發展、比特幣的誕生對這個世界的影響會是什麼樣的。 所以,人們的預見永遠是非常有限的。

但有很多的經驗可以總結,將我們現在做的事情放在更大的歷史環境、更複雜的生態下,幫助我們用有限的智慧看待我們所處的時刻。 所以,我要講的這個題目就是《2020年代,全球貨幣體系轉型的關鍵十年》。

100年前是什麼樣的時代? 那個時代給我們什麼樣的啟發?  100年前的1920年是第一次世界大戰剛剛結束的第一年,那是一個危機、轉型和創新發生激烈碰撞的十年,是給人類帶來希望、理想和失望的十年,那是 一個最終發生大蕭條導致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十年,也是最終使得人類在浴火中涅槃走向物質富足的十年。  1920年代決定了20世紀的整個的走向。 我們認為2020年代會重複20世紀的歷史。

我選了一些被世界公認的、具有代表性的人物,這些人影響了20世紀的歷史。 在100年前的此時此刻,這些歷史人物都登上了歷史舞台,開始影響和改變二十世紀的政治和社會結構,顛覆傳統觀念、創造新的生活方式。

2020年代將是一個充滿挑戰的時代,將成為21世紀最關鍵的10年。 

 20世紀整個體系在未來的十年內發生了解剖、轉型和重新建構。 我們做了四點個歸納:以機器物質生產為主體的傳統產業走向僵化需要徹底改造、經濟增長全面放緩、傳統經濟生產產能過剩,貧富差距進一步拉大。

在布林頓森林會議框架下的貨幣體系走向瓦解,傳統的資本模式、從股市到基金,以商業銀行為核心的銀行體係都無法避免的走向衰落,這些結論目前看來是非常清楚的。 除此之外,環境繼續惡化、無法抑制的人口爆炸、可持續發展陷入困境,在世界範圍內實現充分就業的目標成為不可能的事件,傳統的經濟學、宏觀經濟政策難以適應新的歷史。 這種情況下,包括生產製度、企業製度都需要改革,世界性的文化衝突會繼續升級,地緣政治多元化,世界不再處於20世紀相對穩定的局面。 我們知道1929年發生過大蕭條,但是我們無法預知會不會有21世紀2.0版的大蕭條。

 是不是完全悲觀呢? 也不是。 所以,2020年代正在展現怎樣的希望和機遇? 如何換發久違的理想?

第一件事情就是科技的大爆發和大融合,以數字經濟代表的新興經濟擴張和成長,人類的倫理水平全面提升。 

但是最重​​要的是改變歷史和走向的節點都已經形成,你們都在這個節點之中,主要的未來走向開始清晰。 雖然沒有可能具體化,但是影響21世紀中後期,出生於1980、1990和2000後的歷史人物已經走上歷史舞台。 這裡有一堆80後、90後,他們對未來的影響不可低估。 在你們這一代人中,無疑會產生影響21世紀的前10人,前20人,甚至前50人。

2020年最重要的選擇就是製度+科技創新,其中會發生共享經濟、綠色經濟、文化社會經濟、社會企業全面性的結合。

作為貨幣經濟來講,2020年最大的目標是開始踐行普惠金融。 我在這里四點做強調:第一,貨幣金融和壟斷走向終結;第二,貨幣金融科技革命走向成熟;第三,貨幣金融資源分配不均衡回走向趨於平等化;第四,貨幣金融體系 呈現多元化。

從2010年到後面整個科技金融的爆發力和實際進展是明顯超過想像的,金融將被科技左右和改變,這個時刻已經來臨。

 我在一些場合講過,未來的貨幣體係將是法幣體系和法幣體系的雙軌值,還有復本位制。

 包含結構性、制度性和系統性的大轉型已經開始。  100年中,可能只有一代人、最多兩代人能夠經歷這樣的大轉型。 我們光知道轉型還不夠,將信息化、網絡化、區塊鍊和全球化等這些東西結合在一起的時候,才提供給你拐點的轉型。


粉絲專頁